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八)和法经济学博士一起看区块链:对话赵薇
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八)和法经济学博士一起看区块链:对话赵薇
资讯新闻热门头条
read-count 40168人阅读
区块链 2018-11-30 11:10

2018年是区块链应用元年,众多区块链项目落地的同时,通证经济设计和治理机制设计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币车,作为通证经济实验先行者,联合专注于区块链治理探索的GOC Lab,和百余家区块链媒体,共同发起『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系列访问,将陆续对目前通证经济领域大咖进行严肃访谈,深入探讨更多通证经济发展和治理的可能性。

  • 本期嘉宾:赵薇

法经济学博士,福布赖特学者,律师。具有十余年法律、金融与科技行业经验,曾就职于花旗集团,为原子资本,Cybex,贝尔链等多家区块链投资及科技机构,上市公司,金融机构担任法律顾问

  • 本期主持人:任鑫

币车HIT创始人;要发车CEO ; 链间实验室联合发起人;Token Economy Design社群(简称TED社群)发起人;连续创业者。

  • 联合主办方

GoC Lab 是一个专注于区块链治理模式的探索和创新实践的社群,愿景是在社群的协作基础上,为行业提供治理模式、方法、技术、人才的最佳实践和持续输出。

Q&A-----------------------------------------------------

任鑫:

您好!很高兴邀请到您过来聊天。GOC通证经济治理访谈之前访问了企业家、科学家和技术专家,今天是第一次邀请到法律界专家来聊治理,很期待今天您可以给我们带来新鲜的角度和思考。

开始之前,我想先好奇地问一句,我看到您的介绍中有一个『法经济学博士』的段落,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专业领域是研究什么的么?

赵薇:

法经济学是一门法学与经济学的交叉学科,是建立在经济学是分析一系列法律问题的有力工具这一基础之上的,就是将经济学理论的讨论应用于具体繁多而又各异的法律问题。许多人认为,经济学就是研究通货膨胀、失业、商业周期和其他宏观经济现象的,它们与法律制度所关注的日常事务无关。

事实上,经济学是一门关于我们这个世界的理性选择的科学,这个世界的资源相比于人类的欲望是有限,因此,人在其生活目的、满足方面是一个理性最大化者,这就是经济学“理性人”假设的基础理论,从这一假设我们可以推断人们会对激励作出反应,如果一个人的环境发生变化,而他通过改变其行为就能增加他的满足,那他就会通过理性选择从而作出一定行为。

同样,在理性社会中,法律制度中的许多原则和具体制度的制定,也被理解和解释为促进社会资源最有效配置所作出的努力,法经济学研究的也就是如何通过制度构建从而实现社会效益(效率)最大化。

任鑫:

了解了。Law and Economics,法制和经济,感觉对应到就是组织治理规则和通证经济激励,非常像区块链世界对于『治理』的定义啊。

其实说起区块链,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币价,最近币价跌跌不休让所有人都揪心不已。少数人会在币价之外,也关心通证经济设计,思考如何用经济激励来鼓励社区用户参与贡献,一起建设生态。只有极少数人,会在经济之外,关心治理问题。

我想这也和区块链之外的世界差不多吧,关心经济问题的人总是比关心底层规则的人要更多一些。正好邀请到了您,那么想请教一下,在法经济学这个专业角度看起来,法律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赵薇:

很简单,对于法经济学来说,法学或者说具体的法律制度是研究对象,而经济理论则是研究方法或工具。法律与经济二者的关系,在我看来,良善的法律必然能够实现资源有效分配,促进社会经济的积极增长,反之,缺乏良善的制度也有可能抑制经济的增长,甚至导致经济衰退;而经济的发展势必会需要也将不断推动制度的完善。

任鑫:

可不可以举几个真实的例子让我们更直观的感受一下法制底层设计对于上层经济发展的影响呢?有没有什么糟糕的法制束缚经济发展,或者厉害的法制创新导致经济爆发的例子?

赵薇: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规定禁止偷盗、抢劫等财产犯罪的一类法律是符合理性人道德观念的良善的制度,从法经济学的角度分析,这是因为偷盗、抢劫与合同交易同样实现的财富的转移,但却造成了受害者幸福感的下降,社会资源并没有得以有效分配,如果这类法律制度缺失,明显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增长。

另一个很基本的例子就是财产权利的创设,法经济学家曾设想,在一块允许自由放牧的公共牧地,任何一个理性人都希望尽可能多地使用牧场资源,而不愿花费成本进行维护。

财产权制度的缺失导致没有人需要对牧地的使用支付成本,所以谁也不会在决定增加放牧数量时考虑这种成本,结果是牧牛的数量超过了有效率的牧牛数量,从而导致资源的浪费和过度消耗,因此,可以说对财产权的法律保护创造了有效率地使用资源的激励,这一原则适用于任何有价值的资源。

任鑫:

明白了,谢谢您的详细解释!

我们回到区块链世界,这个世界的『法制』毕竟没有暴力机关在背后支撑,您觉得区块链世界的治理设计,和现实世界的法律规范制定,有哪些相同和不同的地方呢?

赵薇:

在我看来,无论是区块链世界的治理设计,或是现实世界的法律制定,两者相同之处都在于希望创建一套规则,以此来规范和维持整个经济体系的良好运行;

而我认为,两者的区别就在于,正如您所提到的区块链世界的治理没有暴力机关的支撑,这就是最为直观的一项区别,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传统社会,无论政治体制是集权制还是分权制,法律的实施都是需要公权力的保障,而区块链治理则只需要根据编写好的代码遵照执行,减少腐败滋生,也提供了运行效率。

任鑫:

法律世界里,我理解是大陆法和普通法其实也有很大的差别,有些更重法条,有些更重凡人视角。

区块链世界里,其实也有类似的不同流派思想,有些认为应该Code is Law,尽量按照代码办,减少人类的参与和干预,因为参与就意味着可能的中心化和治理风险。另一些人则认为Code is Law过于幼稚,一方面Code本身就是人类意图的部分表达并不能排除人类,另一方面Code不可能完整准确表达意图一定会留有空间需要更高维度的干预以保证执行正确。

在这个争论上,您站在哪一边呢?为什么?

赵薇:

我认为,人类作为这个经济体制的参与者,那么,人的参与和干预就是不可避免的。

首先,Code肯定不是凭空生成的,其产生过程必然需要依赖编写人员的智慧,并且带有编写人员对该区块链未来发展和运行的愿景和规划,代码的更新也是需要取得参与者的认同,从这个角度来说,认为Code本身就是人类意图的部分表达并没有错。

其次,法学理论的一项基本观点是规则永远滞后于社会(经济体制)的发展,因为在其发展过程中,任何时候都可能会出现Code编写或者规则制定时无法预料的问题,法律需要根据新的社会问题不断增加和调整,我想Code自然也不例外,也需要不断地更新和维护。

所以,即使说Code is Law,Law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Code自然也不是,所以我认为,区块链治理中人类的适当参与和干预也是必然会存在的。

任鑫:

您为什么会参与发起GOC?您对GOC的期待是什么?

赵薇:

当时是被元道先生的睿智与高瞻远瞩所吸引。另一方面,我也很希望一同探索区块链如何在更有指导性的上层建筑领域发挥作用。

  • 往期访谈回顾:

【对商业最深刻的革命:对话胡道远

【假如时光倒流,重新开始币改:对话沈清】

【做一条链很简单,难的是治理!:对话刘百祥】


感谢以下合作媒体的支持!

币车极速访谈
301.0K
阅读
10
文章
币车特色栏目:币车极速拷问、币车大咖访谈、通证经济治理访谈录
点击进入专栏 >
热门文章